当前位置:深圳管道运输业国学水浒传中王伦为何要撵走林冲?之后又让他纳投名状?
水浒传中王伦为何要撵走林冲?之后又让他纳投名状?
2022-10-08

王伦是小说《水浒传》中的人物,梁山泊的首任寨主。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水浒传》写法看似大开大合,以故事情节为主线,实则笔法细腻至极,其中的世态炎凉、人情世故、敲打点拨,颇有深意,故有论者指出:要想真的读懂《水浒抓》,不在成人世界里摸爬滚打个几年,断难体会。

笔者谨从“梁山泊林冲落草”一节,分析书中人物,为诸君展示一个贴近现实的水浒世界。

前文不须多讲,“风雪山神庙”一节,陆虞候、富安火烧草料场,意图烧死林冲,恰被躲在山神庙中的林冲听了个正着,最终忍无可忍,杀了差拨、陆虞候、富安三人,在“小旋风”柴进的举荐下,雪夜上梁山投奔。

施耐庵的文字功底在王伦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这个不及第的秀才,担心林冲武力超群,会威胁到自己的泊主地位,心中不想接纳他,这个过程写得格外经典,先来看王伦首次见林冲的场景,且看原文:

林冲怀中取书递上,王伦接来拆开看了,便请林冲坐第四位交椅,【便请林冲坐,不见王伦立起施礼】朱贵坐了第五位,一面叫小喽啰取酒来,把了三巡,【初次相待,却只如此,冷淡之极】动问柴大官人今日无恙。【不动问东京事,只问柴大官人,冷淡之极】林冲答道:“每日只在郊外猎较乐情。”——第10回

这一段写得格外的好,真可谓画出现场形景来。

我个人认为此段可以媲美《红楼梦》第6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王熙凤初见刘姥姥的描写:

刘姥姥会意,于是携了板儿下炕,至堂屋中......平儿站在炕沿边,捧着一个小小的填漆茶盘。盘内一小盖钟。凤姐儿也不接茶,也不抬头,只管拨手炉内的灰,慢慢的问道:“怎么还不请进来?”一面说,一面抬身要茶时,只见周瑞家的已带了两个人在地下站着了。这才忙欲起身犹未起身,满面春风地问好,又嗔周瑞家的不早说。——第6回

当然,论文笔入魂功法,自然是红楼更胜一筹。但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将主人翁对客人的所谓“接见”写得入木三分。

王伦瞧不上林冲,王熙凤瞧不上刘姥姥,所以他们这些主人翁的轻蔑、老练、心机透过文字活生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林冲此行是来入伙的,正常情况下,如果你是王伦,你会怎么做?自然是先面试考察一番林冲,看他具不具备入伙的条件,比如询问他的过往经历、武艺如何、因何上山、观察其脾气秉性如何,这才是王伦应该做的。

可在王伦看到林冲的第一眼,他就不想留下他,既然不想留下,态度上的冷暖立刻凸显出来。

林冲入厅,王伦稳稳坐在自己的交椅上,屁股都没有移动一分一毫,任由林冲上前主动递书信给他,然后颇为随意地让林冲坐第四把交椅,言谈之间,压根不提林冲的过去未来,山寨的发展计划,只是在询问举荐林冲的柴大官人。

如果林冲是个有情商的人,他就应该已经意识到不妙了,可林冲武人心性,不懂王伦这般腐儒的心机,老老实实跟王伦交谈,人家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紧接着,王伦命小喽啰赶紧安排酒席,要宴请林冲,这也是林冲在梁山吃的唯一一顿正经宴席,可这宴会的目的却是为了撵走林冲:

王伦动问一回,蓦然寻思道:“......我又没十分本事,杜迁、宋万武艺也只平常。如今不争添了这个人,他是京师禁军教头,必然好武艺。倘或被他识破我们手段,他须占强,我们如何迎敌?不若只是一怪,推却事故,发付他下山去便了,免致后患。只是柴进面上却不好看,忘了前日之恩,如今也顾他不得了。”重叫小喽啰一面安排酒食,整理筵宴,请林冲赴席,众好汉一同吃酒。——第10回

王伦这个人物,将秀才骨子里酸腐气演绎得入木三分,遇到林冲入伙,他想的不是山寨中增添一位好汉,如虎添翼,而是担心林冲本事太强,会抢了自己的风头;

另外,王伦当年创建梁山泊的资金,是柴进赠送的,换句话说:柴进是梁山泊的天使投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后文中朱贵、杜迁、宋万都觉得撵走林冲,对不起柴大官人,这一点王伦也想到了,可他却作出完全相反的判断:只是柴进面上却不好看,如今也顾他不得了。

道是:仗义每逢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真真一丝不错。

紧接着在宴会上,王伦巧言解释:山寨中粮食缺少、屋宇不整、人力寡薄,恐怕耽误了林教头的前途,还是下山去吧。这就是领导说话的艺术,我要撵你走,但绝不直接说出来真实原因。

林冲、朱贵、杜迁、宋万都是直肠子,看不懂王伦的操作。于是林冲站出来解释:林冲虽不才,望乞收录,当以一死向前,绝无谄佞,实为平生之幸。林冲是真的忠厚老实,还以为王伦的话是真的,所以才顺着王伦的话解释了这么多。

朱贵也站出来,老老实实地分析了下梁山泊目前的粮食、房屋状况,认为可以留下林冲;杜迁、宋万也觉得林冲是柴进举荐来的,将其拒之门外不太好。

于是乎,这群老实人生生把王伦给架住了。实在没办法,王伦只好继续想新招儿,于是他提出让林冲纳个投名状,说白了就是去杀个人,证明你已经不是良人,而是个彻彻底底的土匪了。

朱贵听了还挺高兴,觉得王伦回心转意了,实则不然,王伦所谓的“投名状”,其本质还是在刁难林冲:

王伦道:“与你三日限。【恶心】若三日内有投名状来,便容你入伙;若三日内没时,只得休怪。”林冲应承了。——第10回

王伦此番操作亦是心机之举,林冲乃是“雪夜上梁山”,可见彼时正是寒冬腊月天气,肃杀之时,山上一片寂然,如何会有人上山呢?所以在王伦的计划中,三日之内,林冲必然无法纳下这个投名状,到时候不用自己赶,林冲自己就会识趣离开。

这个过程很有意思,王伦一直在故意给林冲施加压力。第一天,山中没有一个人路过,林冲只能闷闷归来,结果王伦是怎么做的呢?

王伦道:“投名状何在?”林冲答道:“今日并无一个过往,以此不曾取得。”王伦道:“你明日若无投名状时,也难在这里了。”——第10回

金圣叹评曰:自限三日,此处又思缩去一日,秀才心数,往往如此。

施耐庵把王伦这个人物简直写活了,他的小心思、歪心眼子真真如在眼前一般。言语间随意将三日缩为两日,其本质还是在给林冲施加压力,就是通过这种旁敲侧击的威逼,撵林冲提前离开。

事实上,如果换成武松、鲁智深这些人,早就着了王伦的套儿,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所以,纵观梁山泊一百单八将,真的也只有林冲能忍受王伦的这种挑衅,因为林冲太能忍了,这一点恐怕是王伦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紧接着第二日,林冲仍是无功而返,此时的王伦直接开始幸灾乐祸了:

王伦说道:“今日投名状如何?”林冲不敢答应,只叹了一口气。王伦笑道:“想是今日又没了!我说与你三日限,今已两日了,若明日再无,不必相见了。便请挪步下山,投别处去。”——第10回

此时的王伦俨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假客气”,直接开撵了。还是那句话,也真的只有林冲能忍受得了这种屈辱。

另外,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林冲也没有迁怒王伦,而是将所有的责任归结于自己的命不好:

林冲回到房中,端的是心内好闷,仰天长叹道:“不想我今日被高俅那贼陷害,流落到此,天地也不容我,直如此命蹇时乖!”过了一夜,次日天明起来,讨些饭食来吃了,打拴了那包裹撇在房中。——第10回

读至此,心酸至极,作为客人,连基本的饭食都要林冲自己去讨要,王伦做人真是一绝,耍这种小聪明对付为人异常真诚的林冲,读者亦为林教头一哭。

深圳管道运输业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20198030
深圳管道运输业,游戏,励志,国学,资讯,家居,花草,育儿,体育,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