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管道运输业国学红楼梦中莺儿说自己有几样世人没见过的好处是什么意思?
红楼梦中莺儿说自己有几样世人没见过的好处是什么意思?
2022-11-19

莺儿,本名黄金莺,《红楼梦》中薛宝钗的丫头。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宝玉挨打后,众人都来到怡红院看望他,临走的时候,袭人提醒他,让宝钗叫莺儿替他打络子。

宝钗听了这事,自然十分高兴,忙答应着,不一会儿,莺儿便来到了怡红院,坐在宝玉的房间,为她打络子了。

宝玉见她心灵手巧,便说道:

“我常常和袭人说,明儿不知哪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 莺儿笑道:“你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还在次。” 宝玉见莺儿娇憨婉转,语笑如痴,早不胜其情了,哪禁更提起宝钗来!便问他道:“好处在那里?好姐姐,细细的告诉我。” 莺儿笑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又告诉她去。”宝玉笑道:“这个自然的。”

然而,正当莺儿要说时,却因宝钗的出现而打断了;但显然,大家应该会同小白一样,对于她未说的,非常感兴趣。

可以确定的是,在这些好处中,必定不会是她的长相,毕竟莺儿明确说道,莫样儿还在其次。

那宝钗除了外貌,她还有什么好处呢?

在小白看来,要分析这个问题,就要从莺儿说这话的意图来看了;作为宝钗的贴身丫鬟。她自然是“金玉良缘”忠实的支持者了;所以,她欲说的,必定都是宝钗的优点。

而在三十五回之前,宝钗的优点只出现了两种,那就是其性情和容貌。

薛宝钗有杨贵妃的身姿,宝玉见了她光滑白皙的胳膊,都生生成了一只呆雁。

而比林黛玉后入贾府的薛宝钗,却因随时守分的性格,而更得贾府众人的心,可见,这两点,不会是莺儿要说的优点。那除了这些,宝钗还有什么优点吗?

或许,如果我们细心一点,在后文便能发现,宝钗除了这两个优点外,还有三大优点:

第一:善解人意的薛宝钗。

相信,任何一个男人,对善解人意的女人,都是没有抗拒力的;而宝钗,正是这样的人。

她的善解人意,在《红楼梦》中,有两个人体会过。

一个是史湘云,史湘云之所以如此喜欢薛宝钗,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她在宝钗的身上,体会到了她最需要的关心。

“为什么这几次她来了,她和我说话儿,见没人在跟前,她就说家里累得很。我再问她两句家常过日子的话,她就连眼圈儿都红了,口里含含糊糊待说不说的。想其形景来,自然从小儿没爹娘的苦。我看着她,也不觉的伤起心来。”

她的善解人意,不仅让湘云感动,亦让袭人感动;袭人的身世亦是可怜,或许,宝钗对她,亦说过类似掏心窝子的话。

一个是林黛玉。

林妹妹对薛宝钗,从最初的抵触,到最终的接纳,最关键的原因,便是她的善解人意。

无论是“行酒令”中,她对黛玉的教导;还是黛玉生病时,她与黛玉的互诉衷肠;都体现出了,宝钗的善解人意;她看到了这些外表乐观而内心悲观的人心;亦如自己这一生,毫无选择的为薛家而奋斗一样。

最终,连一向不饶人的林妹妹,亦对宝钗说道,我只当你素日藏奸。或许,脱去城府的宝钗,真的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子。

第二:博学多才的薛宝钗。

封建社会下的女子,往往都是遵照“无才便是德”的思想观念,而禁锢任何人性的关辉。

然宝钗不同,她不仅精通女红,孝顺长辈,在文化上,亦是博学多才。

大观园里的几次诗社活动,蘅芜君几次多魁;连元春对她与林黛玉的诗,都赞美的说道:众愚妹所不及。

薛宝钗所做的诗,不仅有“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的温厚,亦有“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的忧愁;而她那句“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更显示出了她的豪迈。

当然,薛宝钗除了在诗词方面造诣颇深之外,她在其他方面,亦是多有涉略。比如戏曲,那支《寄生草》,那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让宝玉听了,都拍手叫绝。

在佛理中,她亦对慧能五祖的故事信手拈来,那句“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更是彻底打消里宝玉开悟的念想。

在绘画方面,她所说的画画工具,连黛玉这个聪慧的女子亦不解,见她说的又是生姜、又是酱油,忙说她要抄颜色吃;见她说的又是水缸,又是箱子,忙说她把自己的嫁妆都写上了;虽惹得众人大笑,但不难看出,在这方面,她是深有研究的。

而如此博学多才的女子,自然不会是一个古板无趣的女子;试问,那个男人,不想找这样一个,有灵气有趣味的女子共度一生呢?

第三:天真烂漫的薛宝钗。

贾宝玉讨厌薛宝钗,不仅仅是因为林黛玉,也因为薛宝钗太过呆板,俨然如出嫁的女子一样没有钟灵秀气。

然如果我们细心一点,就会发现,在薛宝钗的骨子里,亦有天真烂漫的一面。

滴翠亭扑蝶,是我们所熟知的;然还有几处,却是我们若不细心便会忽略的。

比如,在《宝钗借扇机带双敲》那一回里。那个丢了扇子的丫鬟为何会跑到她的面前询问她?不难猜测,这自然是因为,在平时,她亦是同下人打成一片,也是充满着少女的青春气息的。

而面对香菱学诗,她更是说了这么一番有趣的话:

宝钗因笑道:“我实在聒噪得受不得了。一个女孩儿家,只管拿着诗作正经事讲起来,叫有学问的人听了反笑话,说不守本分。一个香菱没闹清,偏又添了你这么个话口袋子,满嘴里说的是什么:怎么是‘杜工部之沉郁,韦苏州之淡雅’,又怎么是‘温八叉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放着两个现成的诗家不知道,提那些死人做什么!” 湘云听了,忙笑问道:“是哪两个?好姐姐,你告诉我。” 宝钗笑道:“呆香菱之心苦,疯湘云之话多。”湘云、香菱听了,都笑起来。

可见,表面端庄的薛宝钗,其骨子里亦有一个文人骚客一样的风趣,只是,为了在贾母等人的心里树立一个好的形象,她常常表现的端庄罢了。

作为宝钗贴身的丫鬟莺儿,她对宝钗是了解的。她不仅懂得她的风趣幽默,亦懂得她端庄优雅背后的无奈;就如薛宝钗对林黛玉所说,五六岁的时候,我亦是淘气的;只是,人总要长大;封建社会不像我们如今的时代。

那个时代的女子,十三四岁,便要嫁人了,所以,脱去浮躁伪装端庄是有必要的;然,一旦成了亲,一旦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她自然不需要伪装,也许,到了那时,宝玉才能看到一个真正有趣的薛宝钗,只是,因为林妹妹,他亦没有这样的心思去发现宝钗的这些优点罢了。

深圳管道运输业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20198030
深圳管道运输业,游戏,励志,国学,资讯,家居,花草,育儿,体育,美食